荒谬与信仰

之前有一次做“Unusual belief”的讨论,讨论问题人们为什么会有一些荒谬的信仰。当时的讨论都是围绕怎么把荒谬的东西让人觉得不荒谬展开的,比如brainwash,laziness of mind,sleeper effect等。当时这些都是基于认为人们不知道其荒谬所以相信这个前提下的。不过现在想想,事实可能是像德尔图良说的那样的,因为荒谬,所以信仰。上帝的儿子死了,这是绝对荒谬的。正因为这是荒谬的,所以是确定无疑的。同样可以得出,病毒是美国那边来的,这是绝对荒谬的,因为这很荒谬,所以是确定无疑的,不然,当局为什么要大肆宣传呢?如果事情都能用理性解释,那我的满腔爱国主义有何用途呢?如果每件事情都可以用逻辑推出来,那我为什么要政治站队呢?人人都知道荒谬,但仍然对皇帝的新衣深信不疑。毕竟,雅典与天安门有何干?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