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疫情时代的医疗——医学的解构和重构,关于信息、AI、材料的乌托邦

这篇最初写于五月份,是作为外科学的结课论文写的,所以有许多的废话和站不住脚的论据。这段时间接触了生物信息学和机器学习,愈发觉得原先的想法难以忍受的稚嫩和扯淡。但这篇写作却出奇地对我产生了不可估量的影响。因为我向来对“我在学习医学,我将要成为医生”这个想法感到恐惧,将任何一个成功或者不成功的医生的形象套到我身上,我都觉得是不可想象的。但是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第一次去思考医学和医生的本质是什么,他们的含义面对未来会发生怎么样的变化。最后我得出医生会变成人类生命的咨询师和管家,医学会分化出经验医学和理论医学的方向,人类可能会向超人或是赛博格转变的结论。这当然是空谈和假想,但思考这一点给了我很大的欣慰和鼓舞——医生和医学从来没有固定的含义,生命和死亡赋予了他们意义。我爱生命,我也爱死亡,所以我可以活出我自己想要的模样。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