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谈新冠——网络直报系统是如何失败的

因为最近要写一篇反思新冠的课程作业,就总结了一下关于疫情初期瞒报的想法。就和切尔诺贝利事故一样,一个特别大的灾难往往不是一个很坏的人导致的,而是一个容易故障,无法自我修复和调整的系统导致的。 有很长一段时间我不能理解为什么在疫情初期这么长的一段时间真实数据都无法上报。对一种传染性极强的疾病,瞒报和谎报从长期看,既无益于绩效考核,也无益于市场运转。换句话说,无论是出于政治还是经济的考虑,扼杀疾病的苗头都是最优的选择。而且这也无法用2003年后建立的网络直报系统解释——一个理论上不受政府人员干预的系统,是如何实现瞒报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