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录一个清醒梦

中午的时候做了一个非常清晰的清醒梦,也就是能意识到自己在做梦的做梦。我平时不太常做清醒梦,梦醒来也很少能回忆起做梦的内容,但是最近一段时间却经常做清醒梦,可能和最近睡眠时间比较少,压力有些大有关?总之,今天的清醒梦因为太清晰了,所以我在梦里仔细观察了一番,还对自己的梦做了实验,十分值得记录一下。以下开始流水账。 昨天睡了五个小时的时间(实际上最近几天都是这样),然后打算中午睡半小时午觉,因为昨天也是做的清醒梦,所以睡前想过这次会不会再做。随后在床上看专业英语,因为过于专业所以很快就昏昏欲睡,便钻入被窝睡觉。个人感受是在整个睡眠过程中我的自我意识(神经科学里叫元意识,metacognition)一直没有消失,然后在眼睛闭着的时候眨了几次眼,随后我意识到我眼睛一直没有睁开,因为眼前是漆黑一片的。所以可能只是动眼神经形成了冲动,眼轮匝肌动了一下,也可能只是大脑皮层形成了眨眼的感觉,但这时候我并不确定。一般在做梦的时候负责运动的大脑皮层活跃程度并不高,否则就会梦游了,所以在这个阶段我应该还没有开始做梦,可能是处于清醒和入眠的交界区。随后我思维断了一段时间,有意识的时候发现自己坐在自己书桌边上,然后凝视着桌左侧的铅笔盒(具体是什么不太清楚了)。因为我回忆起自己并没有睡醒的记忆,所以很快判断出自己在做梦。然后我想抬头看一下钟(这个行为应该可以说明我在梦中有时间意识),卧室的钟半年前就被装到楼下去了,所以我没有看到钟,但是我看到一个钟的边缘框架,一个黑圈(可能是梦的补偿机制?)。接着我就开始做实验,想看一看在这个梦里我的控制范围到底有多少,我环视了一下卧室,卧室的基本格局是健全的(说明我有空间意识?)。于是我站起来,往卧室门口走去,走路的体验也是真实的,并且走路的距离和真实距离相近。然后我打开门,发现外面漆黑一片。我就明白我做的梦形成的空间应该仅限于卧室。没有形成其他空间可能是因为我这几个月除了吃饭的时间基本都呆在卧室里,对卧室的熟悉程度最高。看到门外的漆黑之后,可能是突破了梦的界限,我有一阵子掉出梦境,努力回到梦境后发现自己又回到了书桌前,然后前面摆了一本彩图书,书名我没有看,内容是讲畸形人的(这是我的一个兴趣点,非常人的生理体验,人与非人的界限)。我看了大概有三页书,有四张彩图。文字我是一行一行看过去的,在梦境里显然我对文字的内容非常感兴趣,并且有一些新奇的观点,和以前没有想到的东西。这打破了我以前的观点,因为我一直以为梦境是无法创造东西的,只是记忆里事物的重现,或者组合。但在梦里我认为我看到的是一本只在梦中存在,现实中不存在的确切的书,所以梦中我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产生了极大的兴奋,甚至在梦里的时候就在想,我要是能在梦里学习,那我简直可以一直睡觉,一直产生新知识。不过我很快就把文字的内容忘记了,虽然我努力去记忆。所以在梦的后来,我就想是不是我看到的文字不是凭空产生的,而是在我记忆深层,平时不会想到,但是梦里面涌现了,所以会有新奇感。但是图片的内容我是部分记得的,有一张居然是GIF!是一个老人用武术的招式舞动着手和衣袖,然后手就变成了一把撑开的伞,最后一张是一对喜欢自残的双胞胎兄弟,但患什么疾病我忘记了,另外两张图片是两性畸形相关的,具体是什么我也记不清了。梦的内容大致是这些,然后闹钟响了,我就醒了。…